<tbody id="68kmm"><button id="68kmm"></button></tbody>
<li id="68kmm"></li>
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<sup id="68kmm"><bdo id="68kmm"></bdo></sup>
  • <input id="68kmm"></input>
  •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<noscript id="68kmm"><xmp id="68kmm">
  • 4小說網 > 六零軍嫂有空間 > 第518章 逃走
   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    第518章 逃走

    小說:六零軍嫂有空間作者:吾乃九千歲字數:6163更新時間 : 2019-03-11 21:10:17
        張來娣一直沒睡,聽到開門聲,她立刻就從床上爬了起來,急匆匆的穿上鞋,身上的衣服也沒脫,張盼娣一開門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張來娣。

        張盼娣先是左右看了看,然后才壓低聲音對張來娣說,“大姐,你動作輕點兒,可別把咱爸、咱媽、咱奶奶給吵醒了。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連連點頭,然后跟在張盼娣身后,兩人順利的出了家門。

        離開家門之后,走在安靜的小區里,張盼娣催促道,“姐,你什么時候把那一千塊錢給我?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是個老實人,也沒想過要賴賬。

        張來娣立刻說道,“你有空就去工廠找我,我把錢給你,我的錢都放在工廠宿舍里。”

        張盼娣點了點頭,道,“行,你快走吧,我回去了。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真摯的向張盼娣道了謝之后,然后就離開了。

        張盼娣溜達著回了家,心里想著張來娣逃走了,家里人肯定會懷疑是她放走了張來娣,必須得想個辦法,否則馮曉蓮那老婆子能罵死她。

        張盼娣眼珠子轉了幾圈,悄悄回到家之后,就去了之前關著張來娣的那個房間,然后打開窗戶,張家在三樓,直接跳下去是不可能的。

        于是張來娣就把床上的床單用剪子剪成布條,布條銜接起來,一頭系在床腿上,另一頭就扔了下去,裝作張來娣是爬窗戶逃走的。

        也就是張來娣性格比較敦厚,人比較老實,不知變通,想不出這辦法,若是張盼娣,根本就不用求人,她自己就能逃出去。

        等做完這一切,張盼娣悄悄鎖上門,又回到馮曉蓮的房間,躺在了馮曉蓮身邊,而馮曉蓮正打著鼾,睡得正香。張盼娣此時也困得不行,躺在床上沒一會兒就睡著了。

        張來娣晚上連夜跑回了工廠,也幸虧這些年治安比較好,張來娣一路上倒也挺順利。

        到了工廠門口,張來娣就敲開了保安室的門,保安24小時換班兒值崗,聽到敲門聲,就打開了小門,看到了張來娣,嚇了一跳;

        “張主任你咋這時候來工廠了?”保安心中嘀咕,這上班也太早了吧?

        張來娣不好意思道:“打擾你們了,我能進去嗎?”

        保安忙讓開身子,讓張來娣進入廠子。

        張來娣點頭致謝“謝謝啊!”

        保安忙道:“沒事,沒事。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回到自己在工廠所住的宿舍,張來娣已經算是干部了,所以她分到了一個單間兒。

        張招娣級別要比張來娣低,所以還住在八人宿舍,于是,張來娣就邀請張招娣跟她一塊兒住,兩姐妹住在一塊也能互相照顧。

        張招娣睡得正熟,突然聽到敲門聲,嚇了一跳,這大半夜的,誰會來敲門呢?不過這是工廠宿舍,張招娣倒也不怕,就打開了宿舍門。

        就見張來娣站在門外,張招娣嚇了一跳,忙問,“姐,你咋這時候回來了?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看到張招娣,一把抱住了張招娣,哭道,“招娣,奶奶她們太過分了。”

        張招娣一聽,就知道家里肯定出了什么事兒,連忙把張來娣拉到宿舍里,怕驚擾到別人,同時關了門。

        兩姐妹坐到床上,張招娣又給張來娣倒了杯熱水,才問,“姐,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兒啊?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喝了口熱水,然后道,“咱奶奶,還有咱爸咱媽,想要給我招婿,讓我嫁給那個王偉。”

        這件事情張招娣是知道的,冷哼一聲道,“姐,在這件事情上,你可不能犯糊涂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個王偉,不用我說你也知道他是個什么人,那就是一個好吃懶做的小混混,他能跟光遠哥比嗎?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忙點頭道,“你放心,我沒答應。”

        說完,帶著一絲怒氣又道,“就因為我沒答應,所以咱奶把我給關了起來,說我一天不答應就不放我出去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張招娣蹭的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,雙目圓瞪,厲聲道,“那個老妖婆,又開始作妖了?”

        這幾年,張招弟的脾氣越發的火爆了,就跟個小辣椒似的,跟溫柔、敦厚、老實的張來娣不同,張招娣背地里沒少罵馮曉蓮是老妖婆。

        對于張曉輝和夏玲他倆也沒什么好感,所以除非必要,她一般不回那個家。

        以前張來娣聽到張招娣罵馮曉蓮是老妖婆,還會訓斥兩句,讓她要尊重長輩,可這次張來娣倒是沒吭聲,也覺得自家那個奶奶太過分,就是個老妖婆。

        張招娣看著張來娣疑惑道,“姐,那個老妖婆兒竟然把你給關起來了,你是怎么逃出來的?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道,“是盼娣放了我。”

        張招娣不敢置信的道,“她有那么好心?”

        張招娣也不怎么喜歡心眼兒太多,自私自利的張盼娣。

        張來娣也只好老實道,“她說只要我給她一千塊錢,就放我離開。”

        張招娣冷笑一聲道,“好大的胃口!”

        然后又盯著張來娣,問道,“大姐,你不會答應她了吧?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低著頭,沒說話,這就是默認了。

        張招娣頓時氣道,“大姐,你也太老實了,一千多塊,你這要加多少班干多少活才能掙到這么多錢呀?她就這么給要走了,她可真不要臉。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無奈道,“不答應她又能怎么辦?總不能一直被關在家里吧。”

        張招娣也不說話了,而后道,“姐,你雖然逃了出來,但是我想這件事情,咱奶不達目的肯定是不會罷休的,以后家里再叫你回去,你可千萬不能再回去了。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也頗為贊同的點點頭,心有余悸道,“你放心,我肯定不會再回去了。”

        那個家,在此刻的張來娣心中,無異于洪水猛獸,她可不敢再回去了。

        張招娣跟張來娣感情好,畢竟在工廠這么多年,都是張來娣照顧張招娣,張來娣在張招娣的心目中,一直扮演著母親的角色。

        所以張招娣有些心疼道,“姐,這么晚了,你也累了,快休息吧!明天我幫你再請一天假,你在宿舍里好好休息一天。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忙道,“不用,明天我還是去工作吧!”

        張招娣見張來娣堅持,也就沒有繼續勸,兩姐妹很快就睡下了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早上,身邊的馮曉蓮剛坐起身,張盼娣就醒了,不過卻沒睜眼,依然裝作熟睡的樣子。

        馮曉蓮起身,先是查看了一下掛在腰帶上的鑰匙,見鑰匙還在,笑瞇瞇的出門兒。

        正好夏玲和馮曉輝也起床了,馮曉蓮就對張曉輝說,“我再勸勸那丫頭,一會兒王偉就來了,只希望她能想清楚。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連忙道,“媽,你辛苦了。”

        馮曉蓮嘆了口氣說,“我這么大年紀了,還要操心你們的事情,若不是你媳婦兒不爭氣,生不出男孩,我也不用這么受累了。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聽了,就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旁邊的夏玲,夏玲立刻縮著腦袋去廚房做早飯了。

        馮曉蓮心里以為她做這么多也都是為了兒子好,現在兒子能明白她的苦心,站在她這邊,是再好不過了。

        馮曉蓮拿出鑰匙打開門,走進去一看,床上沒人,頓時大驚失色。

        忽然又看到了一條繩子,不對,那不是繩子,馮曉蓮湊近一看,頓時拍腿大罵道,“這個敗家的丫頭,真是氣死我了。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聽到他媽的哭嚎,以為出了什么事兒,也跟著進來了。

        就見馮曉蓮滿臉怒氣的站在屋里,張曉輝愣了一下,眼睛四處觀看,卻沒有看到張來娣,于是問道,“媽,來娣呢?”

        馮曉蓮氣的瞪了眼兒子,指著大開的窗戶,罵道,“你個沒出息的,沒看到嗎?你的閨女爬窗戶逃走了。”

        說到這里,馮曉蓮一指屋里的床,抖著手指說,“她竟然把家里的床單給絞了,系在一塊,從窗戶逃走了,那個敗家丫頭,床單不要錢的呀?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聽到馮曉蓮的話,看到搭在窗戶外面的床單,也是滿臉陰沉之色。

        過了一會兒才問道,“咱們現在該怎么辦呀?一會兒王偉可就到了。”

        馮曉蓮也有些犯愁,王偉是個混混兒,他們昨天已經答應王偉,讓張來娣今天跟他去領結婚證,可現在張來娣跑了,他們該怎么辦呀?

        馮曉蓮想了想,然后道,“來娣那個臭丫頭肯定已經回了工廠,你去給工廠打個電話,讓她回來。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猶豫著說道,“媽,來娣那丫頭好不容易逃走,我們就算是給她打電話,她也不能回來的。”

        馮曉蓮點了點頭,她也有這個擔心道,“您說的也是,那你就親自去工廠,把她叫出來,帶回家。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猶豫了一下,然后點頭道,“行,媽,那我去試試。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顧不得吃早飯,立刻就騎著自行車去了工廠。

        張曉輝來的時候,工人正陸陸續續開始上班,工廠雖然包吃住,但有些人成了家,有了孩子,還是更愿意住在自己家里,所以有不少工人騎著自行車來上班。

        公司管理比較嚴格,外人輕易不許進入工廠,所以沒有在工廠住的工人,胸前也戴著一個牌牌,表明他們是工廠工人的身份。

        張曉輝胸前沒有牌牌,自然就被保安給攔了下來。

        “同志,這里不許外人進。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忙道,“我閨女是這廠子里的工人,我來找我閨女的。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來的次數不多,所以保安都不認識他,保安問他,“你閨女叫啥名兒?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道,“張來娣。”

        廠子里叫張來娣的也不少,保安又問道,“哪個車間的?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愣了一下,想了想道,“我就一個閨女,她就叫張來娣。”

        保安忙解釋道,“你閨女在哪個車間?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搖搖頭,“這個我還真不知道。”

        保安有些犯愁,張曉輝想了想就道,“我還有個閨女在這廠子里,叫張招娣。”

        保安一聽,就明白是哪個張來娣了,叫張來娣的不少,但有個妹妹叫張招娣,還在同一個廠子的,也就是老板的侄女兒了。

        于是就笑呵呵道,“你說的那個張來娣,是不是俺們老板的侄女兒?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忙點點頭,道,“沒錯。”

        保安熱情的道,“你這當爹的,難道不知道自家閨女是車間主任啦?俺們廠子里叫張來娣的雖然多,但只有你家閨女現在是車間主任。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聽到保安的話,愣了一下,不敢置信道,“來娣成為車間主任了?”

        保安疑惑的看著張曉輝,點點頭道,“是啊,都快兩年了,你這個當爹的咋還不知道呢?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扯了扯嘴角,想笑卻笑不出來。

        張來娣和張昭娣那倆臭丫頭,每個月只給家里十塊錢,他還當兩個丫頭手笨,只能在工廠里干雜活,所以一個月才只能掙十塊錢,卻沒想到,那兩個丫頭竟然瞞著他們。

        想到這里,張曉輝心神一動,問保安,“這車間主任一個月工資有多少啊?”

        保安對于張曉輝也沒防備,畢竟張曉輝是張來娣她爹,而且工廠里車間主任的工資那也不是秘密,于是保安道,“一個月大概有七八十塊錢吧!”

        “七八十?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心中又怒又喜,憤怒的是,張來娣那臭丫頭每個月掙那么多錢,卻只給家里十塊錢,真是白眼狼。

        高興的是,這么多年那兩個臭丫頭肯定沒少藏私房錢,若是能把那兩丫頭的私房錢要過來,那可不是一筆小數目,張曉輝想想,心里就很激動。

        保安見張曉輝在一旁愣神兒,不知道在想什么,就說到,“你等著,我現在就給車間打電話,讓張主任出來。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點了點頭,道了謝。

        此時,張來娣還在和心愛的男朋友在餐廳吃飯。

        今天一大早,閆光遠就來找張來娣一起去吃飯,張來娣只睡了幾個小時就起了床,眼圈有些青黑,精神有些萎靡。

        閆光遠看到這樣的張來娣不免心疼道,“你這是怎么了?昨天晚上沒睡好?還是生病了?”

        閆光遠長得跟嚴慶義有些像,1米75的身高,有些偏瘦,濃眉大眼高鼻梁,長的很是不錯。

        工廠里還真有不少小姑娘喜歡他,可他就相中了張來娣,覺得張來娣性格好,是個當妻子的好人選。

        張來娣見閆光遠一臉關心的看著自己,心里一暖,然后說道,“也沒什么事兒,就是昨天我回了趟家……”

        說到這里,張來娣嘆了口氣,道,“你也知道,我們家就我們三姐妹,沒有男孩,我奶奶怕我們張家的香火斷了,就想給我招婿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閆光遠又驚又怒道,“這都什么年代了,新社會了,你奶奶怎么還信這個?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低著頭沒說話。

        閆光遠道,“那咱們倆個的事兒,你告訴你家人了嗎?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點頭道,“我跟我奶奶說了,說我有對象,可我奶奶就是一意孤行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昨天我不答應,我奶奶還把我給關起來了。”

        閆光遠也嚇了一跳,下意識的抓住了張來娣的手道,“你沒事兒吧?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見閆光遠如此關心自己,笑了笑道,“沒事兒。”

        眼睛看到了閆光遠抓著自己手臂的大手,手心炙熱的溫度像是一塊炭,灼燒著她的肌膚,熱的張來娣的臉頰也開始滾燙起來。

        閆光遠心有余悸道,“那你以后還是不要回家了,或者......”

        閆光遠說到這里,臉紅了一下,聲音不自覺的低了下來道,“要不你早點嫁給我得了,我爸我媽你都見過,都是很好的人。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聽到閆光遠的話,心中一跳,心底涌起一股甜蜜來,羞紅著臉說,“等我家里人打消讓我招贅的念頭,我會和他們提我們的事的。”

        閆光遠聽了,臉上露出燦爛的笑,然后說道,“走吧,我們去吃早飯。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點了點頭。

        吃完早飯,楊光遠又把她送回車間,這才離開。

        看著閆光遠離開的背影,張來娣心中暗暗發誓,她絕不會嫁給王偉。

        保安第一次給車間打電話,車間接電話的人說張來娣還沒到。

        保安笑著對張曉輝說,“同志,你等一下吧,張主任可能去吃飯了,還沒去車間呢。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點點頭,肚子卻傳來咕咕的叫聲,那個不孝女,還有臉吃飯,他這個當老子的還沒吃呢。

        等了大約20分鐘,保安又給車間打電話,張來娣剛好到車間,接了電話,聽到張曉輝來找她,臉色頓時一變。

        保安聽到是張來娣接了電話,也沒察覺出什么異樣,就把電話給了張曉輝說道,“同志,你跟張主任說話吧。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點點頭,接過電話,語氣低沉道,“張來娣,你要還認我這個爹?現在就出來跟我回家。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聽到張曉輝的話,立刻道,“爸,您別逼我了,我是不會跟你走的,也絕對不會嫁給那個張偉,您和奶奶就別費心思了。”

        張曉輝聽到張來娣的話,忍不住罵道,“臭丫頭,看來你是不想認我這個爹了?”

        張來娣眼圈一下子就紅了道,“我一向對您和奶奶都很尊敬,可你們能不能為我想想?”

        “為你想想?”張曉輝氣道:“我們為你招婿,難道不是為了你好?這樣的好事,我和你奶奶沒考慮你兩個妹妹,只給了你,你還不知足?”



    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6192911.com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4xiaoshuo.com
    甘肃快3走势分析图
    <tbody id="68kmm"><button id="68kmm"></button></tbody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
   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sup id="68kmm"><bdo id="68kmm"></bdo></sup>
  • <input id="68kmm"></input>
  •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<noscript id="68kmm"><xmp id="68kmm">
  • <tbody id="68kmm"><button id="68kmm"></button></tbody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
   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sup id="68kmm"><bdo id="68kmm"></bdo></sup>
  • <input id="68kmm"></input>
  •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<noscript id="68kmm"><xmp id="68kmm">
  • 江西时时图表走势 转让黑龙江时时机器 时时乐单选走势图 千炮彩金捕鱼免费安装 安徽时时网 广东彩票三十六选七开奖 幸运飞艇前五公式 排九快速记牌 云南时时官方 东方6十1杀码最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