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68kmm"><button id="68kmm"></button></tbody>
<li id="68kmm"></li>
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<sup id="68kmm"><bdo id="68kmm"></bdo></sup>
  • <input id="68kmm"></input>
  •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<noscript id="68kmm"><xmp id="68kmm">
  • 4小说网 > 阿岐王 > 第六十五章 再生隔阂
   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    第六十五章 再生隔阂

    小说:阿岐王作者:诸夭之野字数:3615更新时间 : 2018-11-27 09:39:46
    ?    清幽的夜里忽然一声鹰唳。

        那一片幽绿的眼睛渐渐逼近,开始还十分谨慎,速度极慢,快到近前时,却猛然发力,如离弦之箭蹿出,齐齐扑向它们早就看上的猎物。

        天上的秃鹰一冲而下,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好戏即将上演。

        皿晔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        出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英雄泪满襟。

        可是英雄就这样死去,未免也太叫人唏嘘。就在野狗群扑?#20384;?#30340;那一瞬间,皿晔攒尽最后一丝力气,从地上一个鹞子翻身,一跃而起,捏在手里的匕首自一条野狗的肚腹下划过,那条狗的心肝脾肺肾立时流了一地,鲜血激洒,头顶上盘旋的秃鹰一涌而上,开始了饕餮大餐。

        皿晔往后滑开一丈,靠住一株稍稍粗壮些的杂树,滑坐在树根下,背倚树干,眼看着面前秃鹰与野狗爆发了一场血腥厮杀。

        可他也再动不了分毫,伤处流的血太多,假如这个时候,那只不开眼的秃鹰或者野狗向他发动袭击,他将再无还手之力。

        野狗和秃鹰并没有来。但头顶上忽然罩下一片阴影。

        皿晔慢慢抬起眼皮,瞥了一眼面前的人,嘴角浮起一抹凉凉笑意。

        来的人,是去而复返的祁云湘。

        “你伤的很重??#36924;?#20113;湘眉眼深蹙,疑惑地打量着皿晔,“我下手没有那?#31895;?#21543;?至于把你伤成这样?”

        皿晔阖上了眼皮,没有回答他的话。

        事实上,他现在也没有力气回答。因为失血过多,他口干舌燥,连嘴唇都开始皴裂。

        祁云湘缓缓蹲下去,摸出火折子擦亮,火光照耀之下,皿?#24066;?#21069;的血渍便一清二楚了。

        祁云湘伸手摸了摸,沾了一手的鲜血。眉蹙得更深了:“即便我伤了你,也不至于是外伤吧?”

        皿晔?#36291;?#27809;有说话。

        祁云湘打量他片刻,轻轻叹了一声,“你死在这里,阿岐大概会伤心吧。简直一定会的。阿顿,背他回去。”

        从他的身后,闪出来一个人,瞧着模样极是敦厚,动作却是利索得很,把皿晔往?#25104;?#19968;搭,扛起来就走。

        祁云湘回头瞄了一眼还在厮杀的野狗群和秃鹰群,眸子里一闪而逝冷寒,嘴角抿了抿,抬步跟上了阿顿。

        夜深人静,万籁俱寂,阿顿在去往苏郁岐府邸的巷子口停住了脚步,?#23454;潰骸?#29579;爷,是去苏王府,还是去咱们府上?”

        “去苏府吧。?#36924;?#20113;湘瞥了一眼已经昏过去的皿晔,道。

        阿顿便拐入了去往苏王府的巷子。盏茶工夫之后,便到了苏府大门口。

        苏郁岐最近回来晚,府门关得便晚,现在已经三更多天,府门还没有关,敞开着一条缝隙,说明苏郁岐还没有回来。

        阿顿腾不出手来,只能高喊了一声:“麻烦开门!皿公子回来了!”

        门房的人很快出来,一见是云湘王和他的随侍,扛着昏迷不醒的皿晔,立时着了慌,“这……这是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你们王爷回来没有??#36924;?#20113;湘这些日子和苏郁岐一样忙,常常整夜不能回家,因此很了解苏郁岐最近的作息。

        “还没?#23567;?#24212;该快了吧。我们公子爷这是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他受伤了,你赶紧去把大夫找来。”

        祁云湘边吩咐,边和阿顿往谨书楼方向走。门?#25179;?#32039;去找大夫了。

        到谨书楼前,清荷从里面迎出来,一看便急道:“公子这是怎么了?云湘王爷?怎么是您?我们?#22812;?#23376;这是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他受伤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好好的怎么会受伤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先把他搁床?#20808;?#21543;。?#36924;?#20113;湘没有回答清荷的话。

        阿顿蹬蹬蹬上楼,清荷慌忙也跟上楼去,看见皿晔身上全是血,不由慌乱:“天啊,怎么流了这么多的血?这是怎么搞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我打的。?#36924;?#20113;湘淡淡说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一句话将清荷堵得怔愣住。

        府里的大夫很快就来到谨书楼,清荷在门口招呼:“楚大夫,赶紧?#20384;矗 ?

        大夫?#19976;侠矗?#33487;郁岐便也回到了府中,在谨书楼外,一眼便瞧见了谨书楼二楼的异样,心里?#36291;?#24471;疑惑,进门上楼,便瞧见府里的大夫正在床前紧张地忙碌,地上一堆血染的衣裳,祁云湘正站在大夫的身后,看着楚大夫忙活。

        苏郁岐认得那是皿晔的衣裳,也认?#20040;?#19978;躺着的人是皿晔。

        皿晔?#25104;?#20840;无血色,连嘴唇都是苍白的,眼眸紧闭,昏迷不醒。

        苏郁岐走到床前,看向皿晔,看见他胸口处刚刚结痂的?#19997;?#21448;破裂开,比上次瞧着还严重些,?#19997;諶杂?#40092;血涌出来,楚大夫正用棉布擦拭?#19997;?#30340;血。

        苏郁岐偏头看了一眼祁云湘,冷声?#23454;潰骸?#20320;干的?”

        祁云湘撇开眼,“嗯。我没想到他有旧伤。”

        苏郁岐冷冷瞥了他一眼,没有再理会他,在床前俯下身来,下意识地握住了皿晔的手,问楚大夫:“怎么样了?”

        楚大夫道:“公子爷是外伤?#30001;?#20869;伤,又出了很多血,今晚怕是醒?#36824;?#26469;的。”看苏郁岐?#25104;?#30130;倦中又带着几分焦?#30130;?#24537;又改口:?#23433;还?#29579;爷您放心,只要悉心养伤,会恢复的。”

        苏郁岐瞧着皿晔双眸紧闭,神色似极痛苦,?#30636;?#24471;许多,忙命令清荷道:“清荷,派人赶紧去青石铺请孟七孟先生。”

        清荷答应一声,赶紧下楼去找吩咐人了。吩咐完,这才又转回二楼房间。

        苏郁岐这厢依旧握着皿晔的手,纵使心里十分疼楚,面?#20808;?#20445;持着淡定,声音亦是冷淡:“处理这种伤孟先生比较在行,老楚,你先把?#19997;?#24110;他清理一下就行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      祁云湘不自在地看着苏郁岐的背影,试图解?#20572;骸拔也?#26159;故意的。哪里晓得他有旧伤??#20063;还?#26159;一时兴起,和他?#28982;?#20004;下罢了。”

        苏郁岐回头瞥了他一眼,冷声道:“现在这种时候,我和陈王兄都忙得连觉都没得睡,你倒是闲?#23454;?#24456;。”

        祁云湘?#25104;瞎也?#20303;,讪讪道:“那个,我也忙啊。忙里偷个闲呗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忙里偷闲也好,闲的蛋.疼也罢,我都?#36824;埽?#21487;你闲?#27809;?#23601;找玄临给你解闷是不是太过分了?就算是他没有伤,你就可以肆无忌惮和他?#28982;?#21527;?你是王爷,他又不能真的伤着你,势必要让着你的,你这样干有意思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没意思。”

        祁云湘扁扁嘴。

        苏郁岐站起身来,走近祁云湘,深吸了一口气,望住祁云湘的眼睛,道:“我知道,你一直对皿晔存着疑心。可是,云湘,?#20063;幻?#30333;,他是我的人,就算是疑心,也该是我的事,他是什么人和你有什么关系?你凭什么多管闲事?”

        祁云湘被苏郁岐冷寒的目光看得一凛,瞧着苏郁岐,无声一笑,语气冷凝道:“?#21069;。?#21644;我有什么关?#30340;兀?#20182;是你的人,你们是一家人,?#20063;还?#26159;个外人罢了。我有什么资格多管闲事呢?”

        顿了一顿,语气更冷了:“今日之事我向你道歉,以后我也不会再闲的蛋.疼,管你和皿晔的事了。祝你们幸福。”

        祁云湘咬着嘴唇,一字一句说出最后一句,秀气的单凤眼中情绪却似重墨,浓?#27809;?#19981;开。

        苏郁岐看着祁云湘一步一步走出房间,门外传来重重的下楼梯的脚步声,“清荷,送云湘王爷。”

        清荷跟着送下楼来。楼梯口,祁云湘遇见了?#20384;?#30340;孟七,孟七向祁云湘抱拳打招呼:“云湘王爷。”

        祁云湘深吸了一口气,压制住情绪,温声道:“拜托孟先生给皿晔好好看伤,今日的诊金算在祁王府头上,我明日会派人给先生送上门去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,这倒不必。在下和皿公子阿岐王也都算是至交了,给他看伤,无需诊金。”

        “快些?#20808;?#32473;他看看吧。”

        祁云湘说完,大步出门而去。

        清荷觉得莫名其妙,回看了祁云湘一眼,孟七抬步上楼去,她忙回过头来跟上,“您就是孟先生?我们王爷和公子等您许久了,您快请。”

        清荷说话的?#30415;保?#23391;七已经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,苏郁岐站起身来,“孟七,你快来。”

        此时祁云湘离开,苏郁岐?#25104;?#30340;焦急不再掩饰,紧握着皿晔的手,催促孟七:“云湘?#35828;?#20102;他的旧?#19997;冢?#32769;楚说他内伤加外伤,今晚怕是醒?#36824;?#26469;。你赶紧给他瞧瞧。”

        楚大夫往后退让出地方来,孟七走上近前,在床沿坐下,先是?#36214;?#26597;看了一下?#19997;冢?#30475;完之后,看了一眼苏郁岐握紧皿晔的手,道:“岐王爷,我要给他诊脉。”

        苏郁岐?#31168;?#20102;一下,才明白他说了什么,这才撒开手,“哦,好。”往后退让了?#22797;?#22320;。

        孟七摸过皿晔的腕子来,给他把脉。苏郁岐目不转睛地盯着孟七的手,一脸紧张,直到孟七松开了手,依旧是紧张,以致紧张地连话都不敢问出来。

        孟七十分惊?#20154;?#37057;岐对皿晔的紧张,心里不胜感慨,也不知该如何安慰,只能道:“岐王爷,您别太担心,皿公子的伤瞧着可怕,但也不至于伤及根本。正如楚大夫所说,好生?#39214;?#20250;恢复的。”



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w.6192911.com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4xiaoshuo.com
    甘肃快3走势分析图
    <tbody id="68kmm"><button id="68kmm"></button></tbody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
   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sup id="68kmm"><bdo id="68kmm"></bdo></sup>
  • <input id="68kmm"></input>
  •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<noscript id="68kmm"><xmp id="68kmm">
  • <tbody id="68kmm"><button id="68kmm"></button></tbody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
   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sup id="68kmm"><bdo id="68kmm"></bdo></sup>
  • <input id="68kmm"></input>
  •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<noscript id="68kmm"><xmp id="68kmm">
  • 北京pk10计划软件 时时缩水工具免费版 秒速飞艇开奖预测 乐彩国际是什么 龙王捕鱼怎么打龙王炮 浙江快乐i2推荐号码 捕鱼大亨辅助 3d开机号对应码凤彩网 快速时时正规吗 安徽快三今天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