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68kmm"><button id="68kmm"></button></tbody>
<li id="68kmm"></li>
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<sup id="68kmm"><bdo id="68kmm"></bdo></sup>
  • <input id="68kmm"></input>
  •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<noscript id="68kmm"><xmp id="68kmm">
  • 4小說網 > 碧海風云之謀定天下 > 第一百三十六章 苦心
   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  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苦心

    小說:碧海風云之謀定天下作者:明海山字數:3465更新時間 : 2019-03-12 05:12:40
        溫蘭忽然一擺手,嘆了口氣道:“罷了,有些事也不必提。總之不管這葉知秋是真情實意也好,還是對我伊穆蘭有所求也好,他們夫妻二人對你的照拂你心里是清楚的,何曾有過半分的怠慢,他們對你盡的心意比起尋常的父母來可有半分的遜色?說到慕云佑,老臣確實是有意安排你入他門下受教。可這對他對你,有何害處?慕云佑被朱玉瀟害得膝下無子日日寂寥,你去承歡膝下他豈不開心?而少國主你,受教于智冠天下的慕云氏,成長為今日這般的好兒郎,最后還得了他的《云策》承了衣缽,與你又有何損?老臣既沒有像碧海朱氏那般下毒害人,也沒有像慕云鐸當初那樣驅虎吞狼,老臣只是殫精竭慮地想要做到兩全其美,如何在少國主的眼中就變得如此狡詐不堪了呢?”

        一時間蘇曉塵竟然被說得無言以對,溫蘭卻依然沒有住口。

        “少國主初歸故里,一時間理不清這心中的千頭萬緒,老臣感同身受。可是少國主請想一想,我們這些潛伏在太液城中的伊穆蘭臣子們,一年前見了少國主的尊容想認又不敢認的心情,又何嘗不是一種煎熬。老臣為了復仇大計,不惜孤身犯險潛入太液,這一張張的人皮.面具一戴就是三十年!這一切為的又是什么?倘若當年老臣就將你養在這帕爾汗宮,足不出戶地替你這個一歲小兒執掌這伊穆蘭國,豈不比現在要容易百倍?又何至于到如今再受少國主你的猜疑?老臣年紀已經大了,從您的祖父、父親到現在已是歷經三代,于自己又有何望有何求?不過是想把當初未能救下蘇利國主、未能保住察克多國主的遺憾彌補于你這個嫡親的皇長孫身上而已。你如今來對老臣發這樣的火,老臣受了也就受了。只是他日見了三部族的首領若還是如今日這般言語,怕是要寒了伊穆蘭萬千子民對您的期盼之心了啊!”

        溫蘭言辭慷慨激昂,說得蘇曉塵無言以對。半晌,蘇曉塵落下淚來,泣聲道:“只是……只是這十八年來,你們騙得我好苦……你們這樣一夜之間便將整個天地都換了模樣,要我如何去認,如何敢認?”

        溫蘭見他如此悲切,又伸過手去撫慰他,這次蘇曉塵沒有抗拒。

        “少國主,你可還記得那一夜在清漣宮,小瀲和她姐姐清樂公主,還有我們兩個,四人一起飲酒聊天的事?”

        蘇曉塵點了點頭。

        “席間老臣說了一句,大丈夫行走世間,當頂天立地,不可糾纏于小情小愛,先要清楚自己肩上的重負。老臣也是父母早亡之人,年紀輕輕地就任了族中的大巫神之職,下面還有個未成年的弟弟。可為了伊穆蘭,我兄弟二人常年骨肉分離。太液與南華不過近在咫尺,卻始終都不見上面,你還記得我與你說過的那兩個村莊的故事嗎?兄弟二人為了報仇,是如何的忍辱負重多年,最后方大仇得報。倘若老臣也一直糾結于父母早亡或是兄弟之情,甚至是男歡女愛,何來今日碧海與蒼梧大廈將傾的大好局面?少國主是伊穆蘭之主,肩上的擔子要比老臣還要重得多,理應比老臣更明白這個事理才是啊。”

        蘇曉塵一驚,“什么?碧海與蒼梧,大廈將傾?此話何意?”

        溫蘭拍了拍他的肩道:“此事說來話長,改日老臣自當細細稟于少國主。如今這兩國之間已是暴風雨前的最后一刻,看似寧靜,實則一觸即發。老臣也是趕著這個時候回來見少國主,好輔佐少國主成就這番大業!”

        大業……

        一年前自己還是策馬揚鞭于萬樺帝都郊外的無憂少年,一年后便成了身負家仇國恨每日思慮萬千尚不知真偽的異邦國主。

        佑伯伯……我該怎么辦?

        蘇曉塵伸手向身邊的一棵松樹扶去,不意碰到一塊硬物,轉眼看去,是一條晶瑩碧綠的松香掛在樹干上。

        這便是瓜兒翠?

        ……果然是色澤動人。

        蘇曉塵慢慢彎下身去,看到樹根處有幾株紅花開在那里。既無花瓣,也無花萼,只有幾根花蕊,好似剛經歷過火焰的洗禮,開在風中微微作顫。那花,與小瀲送給自己的那只號角中的花一模一樣。

        燼絲花……

        蘇曉塵忽覺有如潮水涌上心頭,不禁喃喃吟道:

        “生于大漠無依憑,承蔭方得半寸安。

        無花無萼三分蕊,留得絲骨在人間。”

        他看著這燼絲花,想到從小便無父無母的身世,悲從中來。哽咽之下再也撐不住,放聲大哭起來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哭了多久,似是有人輕輕地撫了撫他的背。蘇曉塵淚眼看去,卻是赫萍。

        “公子,已是晌午過了,可要用膳?”

        蘇曉塵剛想以袖拭淚,見銀葉衫上嶄新的綢面絲光如洗,一時又舍不得,赫萍忙抽出自己的帕子遞了過去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是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奴婢見公子久出未歸,怕公子路不熟迷了方向,便找來了。大管家已經走了,他要奴婢留話給公子,說他自知剛才對公子言語多有冒犯,這兩日就回府閉門思過。如今血焰王和金刃王都已經到了大都,鷹語王路途遙遠,大約三日后到。大管家說希望公子這幾日也能好好靜一靜思緒,三日后,他會請公子登御座受百臣朝拜。”

        “原來……他就是大管家。”蘇曉塵已經不再意外了。

        “是,大巫神總說,這國家再大,他也不過是就是個管家,都是替公子在打理一切,再加上這些年他也一直是隱姓埋名,所以大家便用這稱呼叫慣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赫萍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奴婢在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說……倘若你的叔祖父在世時便告訴你,他其實是你的生父,你會不會更高興?”蘇曉塵出神地望著蜿蜒向遠方的溪水,問得頗有些躊躇。

        赫萍淡淡一笑:“其實奴婢也想過無數次這個問題,最初是有些不甘,總覺得為何他要欺瞞于我,可后來我想通了一件事。他是我叔祖父也好,是我生父也好,自我出生之日起,他都愛我,護我,疼我,并無差別。而我就算不知道他是我生父,我依然敬他,尊他,孝他。也許我和他的關系在世人眼中很是驚世駭俗,但于他于我之間,不會有任何的改變。倘若一味地去苛求他的欺瞞之意,豈不是自尋煩惱,反倒生出嫌隙。”

        蘇曉塵聽了,忽然想起溫蘭方才對他說的那句話:你從出生起不久,就已經是無父無母之人。

        是啊,無論溫蘭是否欺瞞,也不會改變自己落地不久即成孤兒的事實,可自己為何就是糾結于這件事上呢?難道是心有不甘之余,非要找一個人為自己是孤兒所帶來的遺憾而負責么?

        “赫萍,你這樣說,我心里好受不少,多謝。”

        赫萍慢慢扶著蘇曉塵站了起來,臉上已是緋紅:“公子何須言謝,奴婢知道公子此時此刻心中苦悶,早幾年前赫桂嬤嬤就和我們說過,公子初到沙柯耶大都的日子只怕是最難熬的,只希望公子能早日渡過難關,奴婢也就能放下心了。”

        正說著,忽然遠處赫琳跑了過來,只見她跑得滿臉通紅,氣喘吁吁,一根大辮子甩在身后一蹦一跳的。

        “哎喲……公子,原來……原來你在這里。我和赫萍姐姐打賭看誰先找到你,果然還是我輸了。走,快回去吃飯吧。今天赫萍姐姐弄了好幾道蒼梧國的好菜呢,有鶯舌草燉鹿脯,還有十菇燴牛髓……”

        蘇曉塵向赫萍投去感激的一眼。

        “你有心。”

        赫萍笑著搖了搖頭。

        “不過明日起,你不必刻意為我弄這些蒼梧的菜肴了。之前我們在路上吃的那個……那個叫……黑椰糕?還有我看你們常吃的肉骨燉面,那個就很好。”

        赫萍似是明白了他的心意,抿嘴應聲笑道:“是,奴婢明白了,從明日起,奴婢也會多做些伊穆蘭的菜肴來讓公子品嘗。”

        赫琳驚訝地看著蘇曉塵,“哎?公子轉性兒了啊,怎么忽然也想吃我們伊穆蘭的菜了?能吃得慣嘛?”

        蘇曉塵苦笑一聲:“……總歸要吃慣的。”

        溫蘭離了珍株苑,回到帕爾汗宮旁的巫神殿。

        這里是歷代大巫神日常起居的地方,也是他們的祝禱占卜之所。

        自從初代國主忽骨爾之后,皇宮雖然一直在擴建,這個巫神殿卻從未有過變化。

        據說歷代的大巫神們覺得,修建祝禱之所最重要的是虔誠,而非奢華,所以沒有擴建的必要。

        但其實所有人都知道,真正的原因是因為這所巫神殿中有著太多的秘密,無法擴建。

        在巫神殿的后方是一片墓園,長眠著先代的大巫神們,穿過墓園是一棟螺旋而上的塔樓,那里是大巫神的煉金之所。

        沒有人知道那里面有什么,因為常人根本就連入口都找不到。

        溫蘭孤身一人來到塔樓前。

        塔樓的大門緊閉,門前連一個守衛都沒有。



    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6192911.com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4xiaoshuo.com
    甘肃快3走势分析图
    <tbody id="68kmm"><button id="68kmm"></button></tbody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
   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sup id="68kmm"><bdo id="68kmm"></bdo></sup>
  • <input id="68kmm"></input>
  •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<noscript id="68kmm"><xmp id="68kmm">
  • <tbody id="68kmm"><button id="68kmm"></button></tbody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
   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sup id="68kmm"><bdo id="68kmm"></bdo></sup>
  • <input id="68kmm"></input>
  •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<noscript id="68kmm"><xmp id="68kmm">
  • 黑龙江11选5开奖杀号 海南11选5开奖记录 网络通比牛牛 北京11选五玩法介绍 新疆时时3d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官方同步 山东群英会专家预测 快乐10分玩法介绍 山东时时怎么玩 大乐透走势图表带连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