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68kmm"><button id="68kmm"></button></tbody>
<li id="68kmm"></li>
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<sup id="68kmm"><bdo id="68kmm"></bdo></sup>
  • <input id="68kmm"></input>
  •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<noscript id="68kmm"><xmp id="68kmm">
  • 4小说网 > 山海横流 > 第七十四章 奇怪的朱玫
   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    第七十四章 奇怪的朱玫

    小说:山海横流作者:逢不识字数:3533更新时间 : 2019-03-12 04:39:00
        这下好办了,他不再迟疑,当即施展手段爬了?#20808;ィ?#23567;心翼翼地从外面推开窗户,闪身进入到阁楼之中,无声无息地跃到了房梁之上。

        阁楼中陈设非常简朴,循着灯火可以发现王斗金夫妇,正在费力地拉开一块地板,随着地板被拉开,一片金光盈射而出,光芒照在那两人身上,仿佛是给他们涂上了一层宝光似的。

        原来地板下面,就是王家金银珠宝的存放之地,这王斗金可真小心,不但将金库的钥匙?#20197;?#33046;?#30001;希?#26085;夜带着,还将金银藏于地下,可真是小心到了极处,?#19978;В?#20182;今天注定是要破财。

        夫妻二人,仔细检查一番宝物,发现并没缺少什么,这才放下心来,不过眼中却充满了疑惑,一时不得其解之下,又小心地将地板恢复了原样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王斗金虽然安心了,却还是带着一丝火气、气呼呼地道:“混蛋,没事瞎嚷嚷什么,看?#20197;?#20040;收拾那个无事生非的?#19968;錚?#19981;过会不会真有人向盗取我们的金银,进献给朱温啊。”

        看着丈夫愤忧参半的神情,妇人安慰道:“阿郎,即便真有贼人,也应该不知道我们将宝物藏在地下吧,安啦,等下教训一下那个多嘴的小厮,还是早点休息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嗯,有道理。”王斗金总感觉有点不踏实,但有一时找不到原因,只好顺口附和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二人重新盖上地板,便退出了阁楼,重新锁上房门,随着王斗金夫妇脚步声的远去,朱璃立刻轻轻地从房梁上跃了下来,甚至都没发出一丝轻响。

        他来到王斗金夫妇刚刚动过的地板旁边,伸手一揭,以他现在的力气,轻易就将地板掀了开来。

        好东西不少啊,映入眼帘的,光是白银就装满了整整十几个大箱子,黄金也有三、四箱,珠宝、玉器五、六箱.......,粗略一看,这哪里像是一个普通富翁的金库,简?#26412;?#26159;大商行的银柜啊,不过想想这人背后站着权宦之一的王仲先,朱璃也就释然了,权宦的看家本领就是贪啊。

        他先从腰间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大?#21363;?#24352;开以后,根本看都不看那装着白银的箱子,直接将足足三大箱的金条,统?#21273;?#20837;了?#21363;?#20043;中,要不是怕?#21363;?#20250;被窗口卡住,他真想全部拿走,一切搞定后,他重新攀上房?#28023;?#20174;窗口窜了出去,悄无声息地溜出?#22235;?#38498;。

        再次回到小厮的房中,朱璃换回了自己的衣裳,这才背着?#21363;?#36208;出房门,翻出了王家的院墙。

        岳鹏举倒是敬?#34507;。?#36466;在那里都不带动的,看到朱璃出来后,他才蹑手蹑脚地窜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朱璃也不说话,只是向对方点?#35828;?#22836;,两人似乎心有灵犀,落?#27573;?#30165;、不声不响地离开了王家大院所在?#27573;А?

        一处临时落脚的客栈中,望着一?#21363;?#30340;金条,岳鹏举彻底傻眼了,?#36291;?#36947;:“这些都是金子啊,这一袋子起码也能抵上上万两银子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,权宦之后,不拿白不拿,再说了,等你赎出了杨再兴兄弟后,还是离开王屋县为妙。”朱璃望着岳鹏举坦然道,“到时候?#19968;?#26377;事情请你帮忙,这些你都拿着,以后都能?#29611;?#30528;。”

        岳鹏举闻言,感觉到朱璃似乎另有打算,好奇道:“使君莫非已经做好了打算?”

        朱璃看了他一眼,无奈道:“算不上打算,只是权宜之计吧,等再兴兄弟出来后,我就给你写封书信,你带上这些钱,还有家人,拿着我的信,北上朔州吧,到刺史府找到郭奇佐,将我的书信交给他,他自然就会将你们安排妥当的。”

        岳鹏举闻言,大吃一惊:“那使君呢,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也想,可是最近怕是不能成行了,渭水、黄河一线,田令孜他们怕是早就张网以待了,北方的各州县,也可能到处都是通缉我的文书,我若和你们一同北上,无异于羊入虎口,千里送人头,还会害?#22235;?#20204;。”朱璃长叹一声道。

        “田令孜真该死,不过,使君难道真打算暂时游历江湖吗,这可不是长久之计啊。”岳鹏举真心地为朱璃担忧道。

        “没事,只要留住性命,早晚必会让这些曾经陷害、追杀过我的人后悔的,如今朱温统领河?#32454;?#20182;的麾下参差不齐,?#34892;?#20154;的行事太过极端,你还是带着家人好友,前往朔州的好,免得平白受罪。”朱璃真心地为岳鹏举着想道。

        黄巢麾下大将品性确实差异很大,其中有像朱温麾下庞师古、葛从周这样,爱护麾下、敬重百姓的名将;当然也有李宗权、秦彦这样的,拿人肉做军粮的败类。

        而朱温麾下大多都是黄巢旧部,鱼龙混杂,谁能保证王屋县,就能恰好控制在那些与人宽厚的良将手?#24515;兀?#36824;是趁早打算为好。

        对于朱璃的安排,岳鹏举虽然担心他的安危,但也不得不从命,若是他只身一人,他一定贴身跟随着朱璃,可他还有亲人的牵绊,不可能脑子一发热,就撩起袖子跟着朱璃游窜在山野之中吧。

        再说了,朔州是朱璃的大本营,朱璃将他介绍到朔州,就表示朱璃已经接纳他了,要让他去朔州发光发热,他岂能不愿意。

        二人在客?#24674;行?#24687;了一夜,天?#26753;螅?#33609;草地用罢早膳,岳鹏举带着金子,先回家一趟,将金子藏好,在带上几根金条,就前去衙门赎人去了。

        朱璃无所事事地呆在客栈中,可是岳鹏举离开不久,就有数名?#21543;?#30340;面孔游离在客?#24674;?#22260;,鬼头鬼脑地向科长中的朱璃观察着,似乎是早膳的时候,就被这些人盯住了。

        他们看向朱璃的目光十分奇异,隐?#34892;?#20809;?#19979;叮?#26174;然不是普通百姓,朱璃只是瞥了他们一眼,就知道这些人是什么身份了,一定是负责搜索他的死士无疑了。

        好在岳鹏举已经离开,只希望这些死士没有注意到岳鹏举才好,一念至此,朱璃迅速纵身离开客栈,飞速奔向县城之外。

        果然,那些游离在客栈附近的?#21543;?#20154;,立刻就像鬣狗见到猎物一般地追了?#20384;礎?

        王屋山地势奇诡多变,丘陵、盆地?#24615;?#20854;中,山峰高?#25512;?#20239;,连绵无限,还有无数山洞贯通山腹,不知通向何处,正是逃匿、飞窜的?#29611;?#26041;。

        朱璃甩开身?#21361;?#29378;奔如虎,带着这一群想要追杀他的死?#30475;?#26797;在王屋的丘陵、山窟之间。

        他一边跑着,一边估摸着距离县城的距离,足足跑了一个时辰他才停下身来,这里距离县城已经非常远了,即便发生争斗,也不会被人发现。

        朱璃施施然地回过身来,望向一路追击而来的一众死士,这些人可不像朱璃经过极限?#30423;罰?#19968;个个都张开嘴?#20572;?#29369;如夏日下的?#30606;?#19968;样,伸长了舌头粗喘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望着这些只是普通百姓打扮,却浑身上下流露出彪悍、凶狠之气的大?#28023;?#26417;璃淡漠地问道。

        对于朱璃的问话,三、四十人,竟?#24187;?#26377;一个开口回话的,不过他们也没有攻击,只是十分默契地将朱璃围拢在中间,一边防备着朱璃逃脱,一边似乎?#21364;?#30528;什么人一样。

        盏茶功夫,远处又再次奔来十数条人影,当先一人,形容越来越清晰,看到这人,倒是让朱璃瞳孔一阵收缩,这是一个绝对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,?#19978;?#22312;他出现了。

        十余人跑到近前,分开众人,一位彪悍勇武,头戴银盔的大?#28023;?#24452;直走向朱璃,距离数丈之远的时候,便停下脚步,开口道:“朱璃,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?”

        朱璃怔怔地望?#29228;?#20154;,难以置信道:“?#20197;?#20040;也没想到,现在应该身在奉天驻守的朱玫将军,竟然会亲在前来捉拿于我,真是让我不敢相信。”

        当初李思恭、李孝昌会盟,号召天下军阀起兵勤王,参与会盟的只有被李可举支使的朱璃,然而还有一个人虽?#24187;?#26377;参与会盟,却同样带兵逼近长安了,这个人就是朱玫。

        去年,朱玫镇守代州失利,后又借用朱璃之谋飞夺代州成功,理论上应该还是代州刺史的,可朝廷要用沙陀人来镇压草军,收复长安,为了招揽李克用,就敕封李克用为代州刺史。

        毕竟沙陀人是败在李可举等人的手里,让沙陀人的节制之地,靠近李可举,能起到很好的震慑效果,这样的打算,却害苦了朱玫,让他彻底丢失了朔州刺史的职位。

        朱玫没了职位,自?#24187;?#33080;前去会盟,可他又不?#24066;?#26080;所作为,就另起炉灶屯兵?#20284;劍?#19981;过他?#20284;?#19981;好,本想着要坐收渔人之利的,?#27809;?#22312;勤王大战中捞取功绩,却没想到一露头,就被黄巢宿将王重霸给击溃了。

        没办法,朱玫只好退守奉天,然而王重?#36234;?#36861;不舍,依旧死死地牵住了他的动向,致使他原本想要趁火打劫的心思,胎死?#24618;小#?#22857;天:这里指现在陕西乾县)

        虽然黄巢打败,逃离长安,可是奉天的王重霸却没有跟着黄巢东逃,而是打算攻下奉天,作为自己的立身之本,只要封天在手,无论是投降还是自立,都有了筹码。

        理论上,朱玫这个人应该还在奉天迎战王重霸的,可让朱璃意外的是,他现在竟然出现在这里,而?#19968;?#26159;作为死士的头目来的,不得不让让朱璃怀疑他的真正身份。

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w.6192911.com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4xiaoshuo.com
    甘肃快3走势分析图
    <tbody id="68kmm"><button id="68kmm"></button></tbody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
   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sup id="68kmm"><bdo id="68kmm"></bdo></sup>
  • <input id="68kmm"></input>
  •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<noscript id="68kmm"><xmp id="68kmm">
  • <tbody id="68kmm"><button id="68kmm"></button></tbody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
   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sup id="68kmm"><bdo id="68kmm"></bdo></sup>
  • <input id="68kmm"></input>
  • <option id="68kmm"><td id="68kmm"></td></option>
    <li id="68kmm"></li><noscript id="68kmm"><xmp id="68kmm">